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霆 第二十章 敢不敢杀-

发布时间:2019-09-25 22:14:27

神霆 第二十章 敢不敢杀?

杜雷心头一沉,之前他一直沉浸在炼化斗符的过程中,早已经忘记了身后的危机,此时,姜铭的出现,终于提醒了杜雷,不过,现在説什么都已经晚了。

“嗖嗖”两声,杜雷回身看去,却发现,在他身后两侧,同样两名锻脉境强者出现,一步步地*了过来。

却在这时,姜铭停下脚步,张手命令另外两人停下,随后,再次看向杜雷,当他发现杜雷那张稚嫩脸庞时,一阵愕然,最后,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还以为,能抢我东西的是什么人,原来只是个乳臭味干的xiǎo屁孩儿,来,告诉哥哥,这五百万,从哪儿偷的?”

“哈哈哈哈……”

姜铭一番话语,引起另外两名世家子弟的哄笑,他们也没想到,这人的年纪这么xiǎo。

姜铭今年二十二岁,而杜雷不过十五岁,在姜铭面前,杜雷不过是一只随手都能踩死的蚂蚁。

“我没有偷。”杜雷平静地説道。

事实上,他不是偷的,而是抢的。

但是,杜雷一番平静话语,却把姜铭説乐了,当下一手持剑指着杜雷,又指了指身后两名青年,笑骂道:“这xiǎo屁孩儿説五百万墨玉不是他偷的,你们信吗?”

两名青年忍着笑,摇了摇头。

姜铭似乎连剑都不想用了,直接插回了剑鞘,道:“xiǎo孩子,不要学着撒谎,啧,这样,你把那拍卖得到的火龙斗符交出来,然后磕头给哥哥认个错,哥哥就既往不咎,原谅你,好不好?嗯?”

得罪焚天谷的人,将是一个极大麻烦,所以杜雷不想动手。

姜铭叹了口气,道:“不要觉得划不来,我是焚天谷的人,送我东西是你的荣…”

“东西是我拍的,你如果想要,下次你再去就是,不要为难我。”其实杜雷没有説的是,不要为难他动手。

姜铭鼓了鼓腮帮子,指着杜雷的鼻子警告道:“我告诉你,我最讨厌我説话的时候被人打断,你记住这一diǎn,我现在跟你好好説话,是给你面子,不要搞得到时候乐极生悲,要你跪下你就……”

杜雷双眸冰冷,插口道:“我是武极门外门弟子,我不希望门派间发生这种争执。”

“我他妈叫你説话了吗?!”

姜铭怒喝一声,陡然间抽出灵剑,剑尖直指杜雷脖间,杜雷刚有所动,剑尖却在他喉咙前停住了。

姜铭眼中带着浓浓的轻蔑,道:“我跟你説过我最讨厌别人在我説话説一半的时候插嘴,你个没教养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我很生气?你只要不是那姓叶的血脉,我想杀就杀!你现在真的搞得我很不爽,好像你有个武极门就可以不怕我一样。”

“我这个人一向很温和,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好好夸我,如果我不生气了我就不杀你,开始。”

杜雷目光平静地看向姜铭,内心却翻江倒海,热血沸腾,有一只狂暴野兽要咆哮着冲出来了!

但最后,他忍住了。

他不希望事情闹大,看着姜铭嚣张跋扈的程度,显然是焚天谷极为看重的人,如果将他杀了,必定惹下大麻烦。

之前杜雷就决定忍让,现在翻脸,之前的侮辱不就白受了么?

杜雷面无表情地説道:“你是,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非常善良,性格很好,做事有…”

“我想我可能要打断你了。”姜铭不耐烦地道:“你説的没有一个是在diǎn上的,很遗憾,你完全没有打动我,不好意思,记得在阴间,嘴皮子磨利索一diǎn,这样或许会讨人喜欢,捡回一条狗命。”

“死吧。”

説罢

神霆  第二十章 敢不敢杀-

,姜铭手中灵剑真气爆发,一剑刺来,只是瞬息之间,就会要了杜雷的性命。

“轰!”

陡然之间,杜雷眉心之中,一道火焰光芒爆发开来,那光芒竟然刺得耀眼,一如此时杜雷心中的怒火,彻底地,爆发出来了!

之前杜雷一再忍让,却不想姜铭一再得寸进尺,到最后,竟还是要杀了杜雷,没有王法,没有天道。

这种人,你越让他,他越欺负你,只有把他踩在脚下,他才知道怕!

此时,杜雷这眉心之中的火焰光球,正是他所炼化的火龙斗符中,三十六道斗符中的第一道斗符。

如果姜铭这一剑刺向杜雷,他自己也必将被火龙斗符重创,当下挑剑格挡,与斗符撞出“锵”的一声爆响,身体被这巨大推力直接推得后退三步,才站稳身形。

但是,这没有结束,只见杜雷眉心之中,再次接连飞出十一道斗符,整整十二道斗符,全部自识海中飞出,环绕杜雷周身旋转。

每一道斗符,都燃烧着火焰,其上纹路光华流转,被这黑夜衬托得格外绚烂而耀眼。

“什么?!十二道斗符!”

姜铭全身俱震,火龙斗符有三十六道没错,但是,在短短一天时间,就炼化十二道玄奥中品斗符,可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杜雷意志力攀升到dǐng峰,真气在经脉间来回翻转涌动,状态达到了最高峰。在他中午陷入沉睡的时候,真气就已经灌入这识海中的十二道斗符内,虽然十二道斗符只被灌注五成真气,但十二道被炼化的玄奥斗符同时升起,还是让这片森林温度熊熊上升,声势骇人。

姜铭脸色阴沉:“本来就想要杀你,但你竟然已经炼化这么多斗符,若你不身死魂消,我也得不到这斗符,现在你更要死了!”

説罢,姜铭手腕翻转间,真气上涌,缠绕剑尖,“刷”的一剑就劈砍下来,迎风怒砍,在那灵剑上,竟然升腾起了火焰。

杜雷终于毫无保留,储物戒一闪,一道血光迸现,正是那森罗血刀。

三千斤之力完全爆发,杜雷抬刀横斩,与姜铭一剑猛然撞在一起。就只是这一剑,就已经让姜铭全身俱震,朝后跌落而去。

之前杜雷迎战刘明远那等锻脉境九重巅峰的强者,都能战胜,更何况是这刚刚晋入锻脉境九重的姜铭。

一招震退姜铭,杜雷身后那两名弟子,也再次攻来。

杜雷心神微动,*控十二道斗符,“刷刷刷”朝后暴涌而去,形成一片火焰箭羽,将那两人打退。

杜雷心神变幻,火龙斗符改箭为刀,疯狂绞杀,只是转瞬间,那两名锻脉境七重的世家子弟便发出惨叫,血肉被割伤,烫伤,根本不是这十二道火龙斗符的对手。

却在这时,姜铭也再次攻上,他手中的灵剑乃是一种辰级中品灵器,可以利用真气,燃烧火焰,增强威力。

杜雷手持血刀,上前劈砍,他挥动足有三百斤重的森罗血刀,每一次抡击,砍杀,都带起一阵狂暴的血风呼啸,杀意凛然,刀刀致命,打得姜铭措手不及,难以抵挡。

就是姜铭手中的灵剑,都被那血气感染,其上的火焰也渐渐消退,变得弱化下来。

姜铭见过不少天才,但他何曾想到,一名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竟然有锻脉境九重巅峰的力道,声势骇人,杀气重重,这种修为与心性,远远超出了这个年龄段该有的层次!

姜铭眼中终是涌上一抹忌惮,他脚尖微diǎn,竟在地上爆出一串火炎,借着推力,身形后撤,躲避开杜雷踏步上前的一记咆哮怒砍。

带着血腥气味的劲风吹得姜铭脸颊升腾,他眼皮微微抖动,但他突然狞笑起来,剑尖斜指杜雷,怒吼道:“xiǎo杂种!你以为,这diǎn手段,就能赢么?我姜铭想得到的东西,从来都到手,我姜铭想杀的人,从来都没逃出过我的手心,今日,老子就将你暴毙在这里!”

説话间,姜铭已经丢下灵剑,左手紧紧握住右手手腕,右手五指大张,在那掌心之中,真气凝聚,火焰元素疯狂涌动,最后,他的整个右手都似乎燃火,竟然焚烧了起来。

同样是火焰,火龙斗符上的火焰是一股浩然正气,而姜铭手掌上的火焰,却多出了一份邪意与霸道。

眼看着姜铭右手周围的空气都被焚烧得变形扭曲,四周草木都被烫得枯萎了。

“你这条狗命,老子收了!”

“真炎爆!”

姜铭右手作拳,火焰拳头夹杂浓郁真气,朝着杜雷呼啸而来,杜雷只感觉一道刺眼赤光*近,灼烧得眼睛都要流泪。

真炎爆,是辰级上品武技,焚天谷招牌武技,其原理是压缩火焰元素,于一瞬间爆发,将它的烧伤力提升到极致。

如此强悍杀招临近,杜雷却根本没有闪避,十二道火龙斗符早已待命,他右掌托天,十二道斗符竟然循着他的右臂盘旋扭转,化为一条xiǎo火龙。

经过炼化,这火龙虽然炙热,但杜雷却对其灼烧完全免疫,此时他的右手上,暗火涌动,正是身体内残留的暗火!

“杀!”

一拳一掌,带着截然不同的火势,轰然撞击在一起,十二道斗符飞速盘旋,让这火龙之力更为强劲,竟然在一瞬间,压制下真炎爆轰来的火焰,将其打得溃散而开。

杜雷拳势不减,携带暗火的一拳直接捅在姜铭胸口,暗火蹿入,不断焚烧,把姜铭打出极重的内伤。

姜铭如断线风筝般滚落在身后草地之间,而杜雷染火的一拳如铁钉般钉出,纹丝不动,那盘旋在右臂的十二道火龙斗符“哗啦啦”四散开来,火光消散,随后朝着杜雷眉心处,倒卷而回。

杜雷上前一把提起那被打得苟延残喘的姜铭,手中力道逐渐加紧,但到最后,他终是没有将姜铭的喉咙捏爆。

杜雷死死盯着姜铭那嘴角溢血的狼狈面容,神色阴晴不定,忽明忽暗,他在犹豫,到底杀不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姜铭被勒住脖子,但到这种地步,他竟然还在笑:“怎么?你不敢杀我?你知道老子身后有背景,怕有麻烦了?你他妈怕什么,刚才不是很威风么?来,杀了我,杀了我啊!”

杜雷猛地鼓了鼓腮帮子,一把将他抵在一棵树前,死死地盯着他:“这么犯贱,又是何苦?”

“放你的狗屁去吧!明明现在就可以杀了我,却为什么迟迟不动手?”

姜铭眼神放光,越説越兴奋:“怕,就直説,老子告诉你,我家里的人,一根指头都压死你这个没有背景的xiǎo废物,你跪在地上求我,给我做牛做马一辈子,我或许让他们饶你一命,但你不是很硬气,不求饶吗?”

“有种就不要让老子活着回去,来啊,杀了我!草你吗的!”

鹤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鹤岗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黄冈妇科
黄冈妇科医院
黄冈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