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求名修魔传 第一三十章 戳神界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0:25

求名修魔传 第一三十章 戳神界

“你!”

被人当众掴脸,且心雨好歹也算是一知命境后期巅峰的女修,她何曾能容受这种屈辱,当下一拔手中神剑,口中怒哼道:“九劫戳神阵!启!”

“刷刷刷!”

只见众女修哗的一声散开,执剑在手,将邱名二人围在剑阵的正中心。那剑光闪烁处,片片五颜六色的焱交织在一起,在头顶俨然形成一片盖顶的彩云,云层中雷声隆隆,隐约间可见紫色的雷电在云层中自由的钻来钻去,宛如数条调皮的小龙在里面玩耍嬉戏

求名修魔传  第一三十章 戳神界

“封神劫?”邱名不由震惊:这哪里是什么剑阵?分明是那些巅峰大修才能面对的渡劫成神的劫云?

人为形成的劫云?看到眼前一幕,女人的脸色也不由凝重了起来,只见她手起一个印式:封焱诀。

由于人皇一脉的强大,族中倒是有些上古禁术的记载以及修炼的心法口诀,其中就包括了这拥有逆天之举的九劫戳神阵。

九劫戳神阵,又名九劫成神阵,出处不详,年代不详,据传为一名巅峰大修所独创。

此阵功成,则为成神阵,败,则沦为戳神阵。

当年的某位大修由于自身的修为并不足以达到成神之劫数,故苦心潜修创出了此阵,意图提前面对劫云,提前成神。其结果可想而知以悲剧而告终,为劫雷轰炸成了肉沫,就连他体内的焱灵也没能幸免,一并遇难。

而他的弟子们由于不忍心家师的一生心血毁于一旦,因此将此心法记录了下来,并流传于后世。

眼见这种阵势,邱名不敢有丝毫怠慢,只见他五指翻动间,哗啦一声闷响,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自己的墨弓。

由于出了青峰的事。邱名并不敢取出自己的龙纹箭使用,因此只好将那支七窍玲珑箭取了出来。

“鸡肋弓?墨弓神射!”众女修一待看到邱名手中的那柄墨弓便猜出了邱名的身份,以一把十万八千斤的墨弓,以九焱初境界的修为以一敌十。

这场天差地别的绝妙大反击,早已在修者界深入人心家喻户晓,并让邱名墨弓神射的名头在修者界名噪一时。

“他竟然就是墨弓神射?那他为何不加入乾坤宗的嫡传一脉俊阳宫?反而加入了以冷僻功法著称的东阳宫?”心雨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至于她方才热血激昂的那股子兴奋劲头早已消隐的影踪全失。

“你的名头倒还真不小啊,都堪堪盖过了我们李家宗室?”李秀儿面色清冷的讽刺道,待她说完此话后,空气中顿时萌出一股莫名的醋劲儿旋即开始蔓延飘荡。

邱名挠了挠头。他人只是苦涩的一笑,却不敢在口上逞强争辩。

当然了,对于邱名墨弓神射的偌大名头,众女也只是仅仅表现的吃惊了一下而已,毕竟她们可是有着无敌之称的七劫戳神阵在手作为依仗的。

“果然不愧为我的小情郎,手里还是有些手段的,诸位姐妹可手下当心着点,别把我的小情郎给伤到了。”心雨满心欢喜的念叨道。

其她女修闻言无不气得险些吐血,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顾及着情郎长情郎短的。

须知对方表面虽只有九焱初境的修为,可他真实的实力,可是以一挡十并射杀数名知命大修的妖孽天才。到时甭说让着他,恐怕一个不慎就连她们自身的小命都难以自保。而且对方身旁还有另外一个妖孽天才在旁伺机相助。…

最令她们担忧的乃是,此阵本是九名碎虚境大修一起施展,方能发挥此阵的最大威力。

而她们眼下的修为只不过区区的知命,因此她们所施展出的阵威甚至都不及真正戳神阵的百分之一。

“戳神阵第一劫!”

随着一声娇呵。剑拔弩张的局面登时被打破,只见人为形成的劫云中瞬间劈下了一连九道劫雷。

“退到我身后去。”

邱名发了一声喊,一个闪身将女人护在了身后。轰,一连九重劫雷轰在邱名的肉身上,但他人竟出奇然的安然无恙。

单凭肉身抵抗劫雷?这种逆天之举听到未听说过?这还是劫雷么?

众女心疑,但对眼前一幕却倍感无语。

虽然她们所施展出的劫雷与真正的劫雷威力有着天壤之别,但那好歹也是劫雷啊,如此又岂是一介凡修能够抵御的?

眼见邱名无虞,李秀儿的脑海冒出了五个字眼:绝世的妖孽!

不过想想之前邱名行出的异举:他竟能打破天规杀死有身孕的女子,足见他的身份极其的扑朔迷离,也极为的神秘。

有鉴于此,那发生眼前之事也便不足为怪。

邱名欣喜的内视了一番,发觉自己的肉体遭这雷劫沐浴之后,无形中又凝实了三分。

“秀儿,不要出手,我需要修炼,修行自己的肉身。”邱名回过头对李秀儿吩咐了一句。

后者微微一愣,她内心深处虽然老大的不情愿,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他的请求,只见她瞬间解去手中的印式,侍立于一旁默默的观看着场中情景。

此时,她在心里早已打定主意,一旦形势不妙,势必出手封印诸女的焱,防止她们加害自己的心上人。

“好厉害!”女修心雨只是发了一声感慨,如果方才的她是因为邱名的气势以及俊貌而欢喜上对方的话,那么此刻她的内心中唯有惊叹了。

“哈哈哈!这才是我需要的肉体!”邱名仰天狂笑,面对头顶逐渐聚拢的劫雷,他那张狂的姿态浑如一不惧天威的战天者。

“妖孽!”

诸位女修面面相觑,但还是忍不住接连罚下了第二重以及第三重雷劫,有此对手存在,她们心里也清楚的紧,二者之间已成水火,谁也甭想着再放过谁。

十八重天雷,二十七重天雷,由于是人为操控。而且意欲置之对手于死地,因此这两股天雷刹那间齐至。

初始的十八道天雷降临肉体,邱名只是微微感到有些蚂蚁撕咬的酥痒感,而他的肉体却又凝实了少许。

他本以为这还远远未达到他的极限,但当那二十七重天雷突降的时候,一股爆裂的剧痛沿着他的胸口向四周撕裂而开,直刺入心扉,直刺入神识,直刺入神识中的焱灵。此刻,邱名清晰的觉察到自己脑海中的焱灵在这一刻发出了轻微的咔擦脆响。好像一块儿价值连城的水晶一般骤然裂开了。

看着深红如墨的鲜血从肉体的裂口处崩出,邱名意识到这已是他肉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若是再莽撞的胡乱硬接下一重的劫雷,他人势必会炸裂而亡,连渣子都不带剩下的。

“我明白了,原来这劫雷的威力是呈几何递增的,儿这第二十七重的劫雷都如此厉害了?那九九八十一重的劫雷莫若是降下,岂不是具有毁天灭地之威能?”邱名瞬间明白了其中的道理,难怪数万年过去了。三界之中都没一人能成功渡过神劫。…

“不好,名儿扛不住了。”

李秀儿双手一合,结出了封焱诀的结手印。

而云空中的三十六重紫色劫雷,穿过云层发出一声震天般的咆哮。宛如三十条发怒的真龙。

究竟是秀儿的十八封印厉害,还是诸女修的弑神阵更为神通广大,邱名一时之间无法作出判断,唯有徒劳的一声叹息。将神箭搭在了弓弦之上,对准的目标却是天空中隐隐欲要降下的雷劫。

“住手!”

凭空出现的一个倩影,一袭长裙拖地。细若柳枝的芊腰,白皙如凝脂的肌肤,绝美的脸庞,微微寒着真怒。

此女一经出现,手起十数掌,狂暴的翠绿色焱瞬间便拍散了虚空的云层,而劫雷更是消逝的无影无踪。

“好熟悉的感觉,她竟服食过九灵回天木!”察觉到这股熟悉的气息,邱名不由心惊。

直到今日,邱名都不肯服食九灵回天木,并非是他不乐意长生不老,实是他觉得此木大有异常,但这种异常感却又说不清楚出在哪里?

或许是服食此木后会减缓自己修行的进度吧,否则药园种植了那么多的回天木,为何东阳宫的师兄们却不肯服食一株呢?但如今亲眼见一一宫之主竟也服食了此草,他又开始觉得自己是否想错了呢。

“师傅!”

眼见此女出现,众女修齐齐拜服在地,口中齐声道:“不知师傅出关,未能相迎,还望师傅能饶恕众徒儿则个。”

那貌美女也没答话,转而一张千年冰山般的俊脸转向邱名道:“在我碧阳宫惹事儿?敢问你是出自哪一宫的弟子?”

邱名一抱拳行礼道:“原来是秋雨师叔成功出关?在下东阳宫劣徒邱名,为适才打扰了到师叔你的清修而请罪,还望师叔你大人大量,不与师侄我计较。”

心雨等人眼见师傅并未追究她们的过错,相反还摆出了一副要维护她们的架势,不由开始在心底暗暗的窃喜。

“原来是东阳师兄的门徒,看你的面孔生分的紧,莫非竟是此届东阳师兄招收的两名天才之一?”秋雨真人的脸色稍缓,但画风却猛然一转:“今日之事暂且看在师兄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了,滚。”

乍然听到此话,邱名微微一愣,沉重的脚步也没敢移动一步,但他终究是一乖巧之人,当下在醒过神之后,一个闪身后便匆匆的离开了碧阳宫的山脚。

“秀儿,你给我回来。”

“姑姑我”李秀儿眼见后者眼中那股子坚定,当下将涌至嘴角的话语又咽了回去。

姑姑!?

听到这一声呼喊,心雨等人登时傻了眼,碧阳宫的宫主,也就是她们的师傅竟然是小师妹李秀儿的姑姑?一念至此,她们登时觉得眼前一黑,各自的神识中更泛起一股昏昏欲坠的错觉。

“秀儿,他并非值得你托付一生之人,而且你也托付不起,而像他这种妖孽怎么可能敢于寂寞的与你白头偕老?”秋雨闭目缓道,而他人似是陷入到了无边的回忆中。

“姑姑,他也姓李。”听到秋雨的这个宣判,方才陷入甜蜜中的李秀儿顿被泼了一身的凉水,但面对长辈,她口上却不好反驳,只得无奈的岔开了话题。

“姓李?莫非竟是出自我人皇后裔的某个支派?”(。)

湖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湖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湖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湖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湖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