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炮灰当自强 第六章 独守寒窑王宝钏5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4:04

炮灰当自强 第六章 独守寒窑王宝钏5

女儿出嫁不过几年,王母自觉老了十岁不止。

午夜梦回,每每想到女儿一人在外受苦,她就忍不住双目垂泪。

又惧着夫君威严,王母只能暗夜中拭去眼泪,默默平复着对女儿的思念。

从长安城到武安坡,几十里的距离,如同天堑,生生隔绝了他们母女两人的情谊。

瞧着父女终于和解,王母擦着眼泪,感慨万千的说:“宝钏终于懂事了,父女哪里有隔夜仇,你们两人让我把心都快要操碎了。”

顾晓晓感同身受,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夫人的话,让王充也有些抹不开脸,不由咳嗽了两声,故作严肃的说:“你这几年与薛平贵可有子嗣,若是有的话,及早带回来。我王家的子孙,断断不可流落在外。”

王充这样说,倒叫王宝钏心生感动。虽然他面上一直严厉,但是能主动关系起外孙,可见他对王宝钏还是很关心的。

不然的话,王充足可以让王宝钏将孩子寄养在府外。

只是提及孩子,顾晓晓受原主记忆影响,神情一片黯然。嫁给薛平贵这么多年,两人青春年少,王宝钏不是没怀过孩子。然而,只因武安坡寒窑中条件实在太艰苦,王宝钏又要忙着纺布换花销,怀胎两次都没能保住。

后来王宝钏孕事艰难,没再怀过胎。

薛平贵对此十分歉疚,每次都尽心抚慰着王宝钏。然而,他一文不名,在王宝钏落胎之后,也弄不来鸡鸭鱼肉为她补身子。

可以说,王宝钏之所以从先前的珠圆玉润,变成了后来面黄肌肉的模样,和这两次小产不无关系。薛平贵曾信誓旦旦的许诺,以后哪怕王宝钏无法生育,他对她依然不离不弃。

可笑的是,后来薛平贵子孙满堂,为他生儿育女的人还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

也不知当薛平贵功成名就儿孙满堂时,他有没有想过王宝钏一个人在寒窑之中,寒来暑往度过了多少凄凉的日子。

受这种黯然情绪影响,顾晓晓神色不太自然的说:“我和薛平贵没有生育子嗣,爹娘无需挂心。”

做父母的怎会看不出孩子的情绪,王充和夫人,只一眼就看出其中有故事。但女儿刚回来,他们心里怜惜王宝钏不好多问。

为了让王宝钏不沉浸在过去,王充难得提起朝中政事:“这几日圣上龙心大悦,桂州战事终于平定。没想到沙陀酋长朱邪赤心倒是个人物。这次他在桂州平叛有功,圣上赐朱邪赤心国姓李,又赐名国昌并授为大同节度使。”

朝廷上的事儿

,王母听不懂,只含笑望着夫君。王宝金扶着母亲同样含笑不解,只有王宝钏露出思索的神情。

王充见状哑然失笑,摇头说:“我高兴的昏了头,你们怎么能听懂朝廷上的事。当今圣上果然有太宗风范,敢于任用番邦之族。”

旁人不解,顾晓晓心中却是清楚的。朱邪赤心的名字听着陌生,李同昌这个名字则不陌生。沙陀酋长听着拗口,然而换种说法西凉国的国王,则明了多了。

这新任节度使,不是旁人,正是薛平贵未来的老丈人,代战公主的父亲。

王宝钏的命实在是,顾晓晓不知该如何形容。她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最后只因错信了一个男人,落落到这种境地,实在惹人唏嘘。

“父亲,薛平贵也在沙陀的军队中,不知他何日会回来。”

以往女儿每次提及薛平贵都是含情脉脉,一口一个薛郎,如今听她毫无波澜的说着薛平贵三字,王充莫名畅快。

得知他加入了沙陀的军队,王充哼了一声,反问到:“怎么,前些日子薛平贵没有回去看你?此刻,沙陀恐怕已经带着大军,前往大同了。我果真没看错,这薛平贵就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虽说当初王充并不同意薛平贵和女儿婚事,但是他若敢待女儿不好,王充却是第一个饶不过他的人。

他是什么东西,竟敢慢怠自己如珠似玉的女儿。朱邪赤心旗开得胜,带着大军班师回朝,那个臭小子没有趁机回来看女儿。

如今,大军已经朝大同进发,从长安到大同两千多里地,值此相见无期。

“他可有托人带书信给你?”

王充冷哼之后,不蹙眉问到。

顾晓晓抿着唇,摇头说:“自从他到加入沙陀军队之后,我再没收到过薛平贵音讯,还以为他已……”

后半段,她没有说出声,一将功成万骨枯,战场上刀剑无眼,死人是很正常的事。

但是顾晓晓知道,薛平贵没有死,他不仅活着,往后去还成为西凉国主2.

虽然顾晓晓也不明白,一个驸马爷怎能取代李同昌自己的儿子,成为西凉的继承人。

王充捻着胡子思量一阵后,沉声道:“你若真心与那薛平贵撇清关系,为父倒可以豁出这张老脸,帮你打听下消息。”

毕竟王宝钏和薛平贵领了婚书,王充倒不介意他身死沙场。只怕薛平贵还活着,以后闹出一妻二夫的笑话。

这正合了顾晓晓的意思,她点头应是。

“老爷,宝钏刚回来也累了,我刚让下人收拾好她的闺房,先让她休息去吧。”

隔阂解开之后,王充神情开冻,和气的点点头。

休养了不到三日,王充托人打听薛平贵的下落,已经有了结果。当得知薛平贵已经封为致果校尉后,顾晓晓心中一片明了,面色自然如常。

反倒是王充,愤愤不平的说:“平贵小儿,不过知当上了校尉,就敢将你抛在一边,实在气煞老夫。”

虽说顾晓晓一开始,有些替原主打抱不平,她在婚姻大事上任性了一次,但是毕竟是亲生骨肉。

堂堂相府,让自家小姐流落在外独守寒窑,又于心何忍。

后来薛平贵已然被王宝钏当做战死沙场,父母和子女之间,又有何仇怨。但细细回想,王宝钏焉何无错。

她为人子女,心中只有夫君没有爹娘,一根筋倔到底,宁愿独守寒窑也不回头。这样的行为,又有何理可讲。

(谢谢Gee的打赏,本书第一次,O(∩_∩)O哈哈~。)

怎么去上海中佑肛肠医院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在线咨询
如何去上海中佑肛肠医院
重庆小米熊儿童医院
如何到上海中佑肛肠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