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六十章 屠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5:31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六十章 屠

ps:很不好意思,居然到现在才更新,厚颜再求月票求订阅。

对神策军,白晨从来不会产生半diǎn怜悯。

就如同神策军面对普通百姓的残忍一样,杀人者人恒杀之。

白晨除了最初操控着十六把匕首,趁着夜色掩护,袭杀了陈安和后,就再没有动用万引术了。

虽然万引术的威力惊人,而且效果显著,可还是有个缺diǎn,那就是消耗太大了。

毕竟是上乘的秘术,如果白晨可以长时间的掌控万引术,即便是千军万马也不在话下。

只是以白晨目前的修为,显然是不现实的。

不过即便没有万引术,白晨依然对神策军怡然不惧。

琴魔七殇就是白晨最大的杀招,高潮迭起的琴声,伴随着神策军的嘶喊与哀嚎,响彻整个夜空,交织出死亡也苦难的曲目。

神策军从来没想过,琴声也可以杀人。

而白晨的身形便是鬼魅一般,穿梭在人群之中,怀抱着长琴。

每当琴声大作之时,神策军就会哭喊着逃离。

他们就如陷入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中一般,白晨就是他们的梦魇。

每一道琴声都是收割的刀锋,白晨就像是一个刽子手。

没有停滞的杀戮,没有怜悯的收割。

这六千神策军从开始就已经注定了结局,失去了将军的他们,就是待宰羔羊。

挣扎也显得如此的无力与混乱,何况血腥的杀戮。已经磨灭了他们最后一diǎn勇气。

哪怕是有一些血性的神策军。可是混杂在慌乱奔逃的人群中。也没有任何用处。

这时候,他们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一个江湖中人的可怕。

以往他们自以为不论是什么样的高手,在精锐的神策军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可是白晨切切实实的给他们上了一课,不过学费却是非常的昂贵。

在另外一个方向,同样进行着一场杀戮。

两千人对一万人的屠杀!

陆一道从来不认为,一个长期被自己像猪一样喂养。早已失去了血性的肥猪,可以对他造成威胁。

哪怕是这只肥猪一直抓着手中的兵权,可是常年散漫慵懒,早已磨灭了他们的士气,对于陆一道来説,这样一支军队,哪怕人数再多,也根本不放在眼里。

可是,正是这样一个猪一样的将领,正是这样一群混子一般的士兵。

如今却在屠杀着自己常年操练的大军。自己的士兵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不堪一击的?

不,不是自己的士兵弱。是左中仁的这些士兵强,强的可怕!

陆一道亲眼看到,左中仁的一个身材普通的士兵,居然一个盾牌格挡,直接扫飞了面前三个五大三粗的己方士兵。

而这不是个例,而是全部!

左中仁手下,全部都是这种怪物一般的士兵。

陆一道心中慌乱,不断的猜测各种可能。

难道这些士兵是江湖中人假扮的?

不可能,不説左中仁是否有这号召力。

即便是有,江湖中人也不可能如正规士兵一样,听从号令,进退有序。

开玩笑,如果江湖中人有这种约束力,这天下早就被江湖中人搅得动荡不安了。

陆一道哪里知道,自己所面对的

移动藏经阁  第一百六十章 屠

,根本就是白晨用了一天的时间‘培养’起来的。

不过这个代价大的,即便是朝廷也无法做到。

“狗贼,纳命来!”左中仁大吼一声,提着长柄大刀,挥舞着策马冲来。

陆一道冷哼一声,手中长戟用力一挡,当的一声,左中仁差diǎn没拿稳兵器,虎口隐隐作痛,还没等他坐稳,陆一道已经狠狠的劈下来。

“该死!”左中仁心头大惊,他居然不知道,陆一道居然是个不弱的高手。

自己好歹也是后天五阶的高手,居然还挡不住陆一道的一劈。

“自寻死路!”陆一道冷笑,虽然在两军交战中,左中仁的人马占据绝对的上风。

可是只要斩杀了左中仁,那么他的人马不战自溃。

左中仁知道斗不过陆一道,很无耻的抓起马侧的陆仁风,挡在上方。

“爹,不要……”

果然,陆一道的长戟滞住,左中仁嘿嘿一笑,立刻策马退开。

陆一道气急败坏,立刻要上前追击,可是左中仁的手下已经围住陆一道。

陆一道怒吼一声,手中长戟横扫一周,居然只是逼开身边的士兵,并未造成杀伤。

不过陆一道现在没心思思考那么许多,只想冲到左中仁面前,救下自己儿子。

一支突如其来的箭矢,突然破空而来。

直到陆一道被箭矢射下马,他才发现有人偷袭他。

只见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手中持着一把弩箭,站在混战的人群中。

不过只要有己方的士兵接近,那个男子手头一扬,那些士兵便会莫名其妙的倒地。

“唐门!”这是陆一道的最后一个意识,紧接着他就看到去而复返的左中仁,手中提着大刀,狠狠的落了下来。

左中仁取下陆一道的人头,插在刀尖上,大吼一声:“兄弟们,狗贼陆一道授首!给我杀……”

一声令下后,左中仁并未冲上前,而是回过头,看向那个射杀陆一道的人。

这个突如其来的唐门高手,显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不过那个唐门高手并未迟疑,在顺手几个暗器,杀了几个靠近的敌人后,便遁入黑暗消失不见。

陆一道的死,立刻让本就处于劣势的叛军,失去了最后的勇气。

所谓的兵败如山倒。便是叛军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面对这群如狼似虎。势不可挡的沧州士兵。本就处于心理弱势的叛军,立刻溃不成军。

大部分的叛军转身就逃,少部分还在顽固抵抗,他们不是不想逃,只不过是脱不开身,只要他们一个转身,保准身首异处,血溅当场。

如果是在以往。两军交战,敌方溃败的话,左中仁肯定是劝降优先。

不过凭着他手中不足两千人的兵力,想要控制还有大几千的叛军,显然是非常不现实。

并且白晨也已经説过,不留活口,要让那些还在神策军营中的叛军一个警告。

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已经没有任何悬念,战场已经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那些尽其可能的释放心头的杀戮欲望,疯狂的追杀着那些叛军。

左中仁的目光不禁望向另外一个方向。心中叹了口气。

多少年了,他终于能够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仗。只是这场仗却是对付自己往日的弟兄。

“不知道他那边如何了。”左中仁眼中复杂。

……

此刻圆月高挂,已经是子夜时分,而陆一道带兵追杀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还有另外一边去抢掠陆良镇的陈安和去的时间更久,按以往的速度,这时候早就该成功回来了才对。

如果説这时候,天枢还不知道出问题了,那他就白活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跑来,脸上惊恐不定,一看到天枢,双腿一软就跪到地上:“大……大人,大事不好了……”

天枢认得此人,是陈安和的亲信随从,心头咯噔一下。

“你们遭到埋伏了?”

“我们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人?”天枢眼中寒光暴起:“怎么回事?陈安和可是带了足足六千人!”

那满身是血的士兵的声音战战兢兢,目光游离不定,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般,声音里透着一丝凉意。

天枢身边的几个护卫,听的浑身发冷。

一个人,杀光了六千人的神策军?

这种天方夜谭般的故事,居然从这个士兵的口中説出。

这个士兵对那个人的形容,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浑身冒着火又弹着琴,杀人于无形。

“住口!”天枢暴怒,一拳轰碎那人的脑袋:“危言耸听,扰乱军心!”

可是没等他平复心情,又一个传令兵急匆匆的跑来。

“大人,不好了……陆将军的一万大军,全军覆没了!”

现场众人一阵冷抽,那个传令兵也是额头冷汗直冒。

天枢一阵失神,脸色变得及其难看:“陆一道中埋伏了?”

“听……听讨回来的兄弟説,他们没有埋伏,那两千沧州城守军逃了半个时辰,突然停了下来,杀了个回马枪。”

“难道陆一道带的一万大军,连对方两千人都打不过?全军覆没?”

“属下不知……”

一夜之间,一万六千人覆灭,其中六千可都是神策军,居然被一个人杀的片甲不留。

天枢的心情可想而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千人战胜一万人,虽然很难置信,不过也不是一diǎn可能都没有。

可是一个人屠杀六千神策军,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三花聚dǐng的那种绝dǐng高手出手吗?

即便是三花聚dǐng的绝dǐng高手,面对六千神策军也要被耗死。

天枢想到了一个人,那个狂妄到没边的名叫白晨的小子。

从手中仅有的一diǎn情报,似乎那个叫做白晨的小子,也会一种全身燃火的功法。

“难道是他?”天枢的心头一沉,如果他真的有这种能力,以一己之力将六千神策军覆灭的话,恐怕自己也未必是他对手。

突然,一个身影闪过眼前,天枢还来不及做更多反应,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已经出现在天枢的身后。

“天枢,看起来你遇到麻烦了。”

天枢愣了愣,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他一半身高的人,脸上立刻露出狂喜:“鼠王!你……你怎么来了?”

“嘿嘿……来的可不止我!”

“什么人!敢擅闯神策军营!”突然,远处传来几声惊呼,同时还夹杂着几个士兵的惨叫。

一个浑身是血的巨人,身上套着暗红色盔甲,冲到天枢面前,天枢的身材已经够高大了,可是与此人一比,却像是小孩一般。

“虎王!?”

“嗤嗤……天枢,许久未见,你的功夫还是没半diǎn长进。”

“还有我!”夜空中突然传来一个女子声音,天枢抬头望空,只见夜色似是被一个黑影笼罩,那黑影身体一展,落到天枢面前。

临汾治疗阴道炎医院
临汾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临汾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临汾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临汾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