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大夏王侯 第四百七十二章 传奇现身_1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7:04

大夏王侯 第四百七十二章 传奇现身

中州西南,凤凰现世,劫中消失,消息很快便传遍中州,天下皆知。

人间至尊,原始之地,刀中之神,四位神秘强者,一个个名字传开,牵扯在这一劫中的顶上强者,多的有些吓人。

没有人知晓最后的结果如何,只知道那一日后,原始之地几乎尽毁,两位化形境妖尊全部不见踪迹,而人类的至尊强者也在这一劫中身受重创,后来的众多强者更是死伤无数。

至于突然现身在原始之地上空的四位陌生强者,无人知晓其身份,如同凭空出现,没有任何背景,成长经历,甚至连名字都是未知。

“落星辰”

赵家的人猜出了其中一人的身份,愤怒的同时也不免震惊,短短十数年,此子更强了。

曾被寄予厚望,赵家不世出的绝世天才,极有可能成为赵家下一任掌舵人,然而,事与愿违,落星辰的背叛,成为赵家难以启齿的痛,锋芒越盛,扎在赵家心口的伤口就越深。

“派人追杀,尽快除去此人,将星痕弓收回”

赵家长老会中传出怒吼之声,赵家绝不允许这样的耻辱存在,不论如何,也要诛杀此叛逆。

一场大劫,牵动无数目光,中州风云变,各方守望,静观事情的发展。

十日后,原始之地,一道青色华衣的身影迈步走来,其面容平和,俊朗不凡,身后,一位容颜娇俏美丽的小姑娘背负剑架,五口各异的剑,轻诉剑声。

九天之顶,恢复如初,虚无平复,空间乱流亦随之散去,却是再不见红衣之身。

末劫之后的原始之地,到处一片疮痍,几乎全部毁去,劫中生灵,只要生前沾染罪业,全都被业火焚化于无。

两人来到,小鹿受惊奔跑,松鼠入洞,因本性善良,于末劫中幸免,活下一命。

“去白麓书院”传奇开口,平静道。

“恩”

小姑娘点头,迈步跟了上去。

天苍书院前,青衣身影缓步走来,一直昏昏欲睡的守门老人立刻睁开双眼,起身如临大敌。

“让他进来”此时,院首的声音传来,下令道。

守门老人闻言,未言一语,侧身让开一条路。

传奇走入,错身而过的刹那,剑上压迫,让身为半尊的守门老人都感觉心口一窒。

小姑娘随后走入,轻灵的剑心,透彻如玉,越发耀眼。

湖中亭,人间至尊会传奇,对月煮茶论知命。

“原来,他口中的前辈,便是阁下”忆清秋开口,客气道。

“事情原委”燕亲王平静问道。

“事实如此……”

忆清秋详细将事实说一遍,包扣当日知命亭中步计,基本所有的事情,都在计划内,唯一的意外,便是未能料到洛神的出现。

“洛神,莫青白”

燕亲王点头,旋即起身,道,“多谢告知,告辞”

说完,传奇离去,没有任何拖泥带水。

阿蛮负剑跟上,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

“难以置信的剑者”

忆清秋轻轻一叹,本以为那位年轻人已经让人震惊,没想到,剑道之上,还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传奇。

虽然还不确定,但是,这些人的来历,已渐渐清晰了。

东域神州,神临的禁地之地。

唯有这个猜测,才能解释为何中州平白无故出现了如此多惊才绝艳的顶上强者。

洛水河畔,隐世仙境,洛神静立,等待传奇到来,完美如画的容颜,仿若九天神女临凡,美丽的让人不敢直视。

第十一日,传奇现身,迈步走来,洛神眸色凝下,首次未战便感到极武的压力。

百丈之外,洛妃静观,不插手,不劝战。

阿蛮放下剑架,然后,安静地走到另一边。

“一剑,生死不论”燕亲王平静道。

“请赐招”

面对今生最可怕的对手,洛神全神以对,不敢丝毫大意。

燕亲王挥手,沙剑凝形,一丝丝一缕缕回汇成一口最锋锐的剑,下一刻,流光一瞬,直掠而出。

洛神定神,抬手,刹那永恒,静寂轮回交并而出,言出法随,欲挡极致之剑。

领域,剑锋碰撞,百丈之外,洛妃轻叹,微微转过头,不愿再看。

但见,双重领域之中,短暂的僵持后,沙剑散形,领域之末,一抹最璀璨的光华划过,极致剑锋划开法则力量,剑之所至,万法崩碎。

“呃”

一剑透体,鲜血喷涌,洒落洛水河畔,仙境染红,满目凄凉。

“阿蛮,走了”

沙剑归鞘,燕亲王转身离去。

阿蛮走上前,背起剑架,迈步一同离去。

河畔,踉跄的倩影,捂住左肩,泊泊鲜血,染红霞衣,心上三寸,一剑警命。

洛妃走来,凝元贯入,助其疗伤。

“多谢”洛神轻声道。

实难想象,世上竟有这样的剑,传奇两字,轻了。

“你不用谢我,此事你并非祸首,否则,即便我在这里,也保不了你一命”洛妃平静道。

白帝城,城东小院

大夏王侯  第四百七十二章 传奇现身_1

,传奇到来,然而,院中已空无一人。

蝴蝶离去,继续寻找知命踪迹。

“前辈,您帮他出气好不好?”阿蛮轻声开口道。

“好”燕亲王点头,应下。

半个时辰后,两人离开,启程北上。

第十七日,白狼原,至尊之前,传奇拦路。

“阁下有何指教”见到拦路之人,莫青白面露沉色,心中莫名生出一抹忌惮之感。

“帮晚辈讨回公道,请吧”燕亲王平静道。

“凭你?”

莫青白冷声一哼,不再多问,一翻掌,沉沉浩元,接天贯地,月下青白色,照亮黑暗。

远处,阿蛮观战,安静不言。

至尊启战,燕亲王挥手,剑架上,一口暗若凝渊的剑飞出,封印之剑,再现尘世。

掌剑交接,天地四倾,百里白狼原顷刻间分崩离析,狂沙卷动,狂浪如涛。

“一剑禁武,天下无道”

禁武之剑,吞灭万法,黑色的光芒耀动,万象沉落,天下无道。

莫青白凝元挡剑,但闻砰然剧震,至尊真元被剑光吞噬殆尽,一泓溅血,数步连退。

“怎会!”

莫青白呕出一口朱红,再度引发先前业火大劫留在体内的伤势,身影一个踉跄。

“废武,或者留命,你自己选择”

燕亲王握剑,冷漠道。

“猖狂!”

莫青白神色震怒,强行压下体内伤势,右掌一翻,提元纳天地之力,一身功体催至极限,顿时,天地隆隆作响,一尊巨大的龙门显化而出。

龙门现,天地苍茫,石铸的古朴龙门,镇压万法,沉重的压力,让百里虚空都扭曲起来。

至尊拼命,燕亲王眸中冷意闪过,左手一震,剑架之中,止戈飞出,重剑现锋,天地一沉。

剑至沦亡,至尊挡锋,轰然崩裂的大地,再次陷落,惊世之战,一掌重过一掌,一剑沉过一剑,争锋相对,极武撼圆满。

飞溅的鲜血,在荒野洒落,有伤在身的人间至尊,难挡剑上极意,一道又一道的剑伤,在周身出现。

“不可能!”

难以接受的失败,莫青白惊怒至极,伸手硬抓剑锋,欲要封锁剑者行招。

燕亲王神色未变,转锋一转,行剑快如惊鸿,一剑断掌,血涌如潮。

“剑声,飞鸿”

血未落尽,青色华衣消失,双剑离手,破开至尊护身真元,旋即剑指凝气,一剑破气海。

“呃”

一声闷哼,血雾喷涌,龙门轰然塌陷,至尊废武,倒落尘埃。

“不可能……”

难以置信的结果,弥漫的尘沙中,莫青白嘴角鲜血不断淌落,急促的喘息声,越来越弱,渐渐地,意识消失,手臂无力垂下。

燕亲王右手一挥,凝元,止戈双剑归鞘,旋即背手离开。

剑架前,小姑娘出现,背起剑架,跟了上去。

“前辈,他死了吗?”前路上,阿蛮轻声问道。

“没有,对于一些人,废武比死更不如,惩戒至此,够了”燕亲王平静回答道。

“嗯,杀人不好”阿蛮点头,道。

荒野上,狼啸连连,远去的两人,一前一后,不多时,消失夜色中。

千里之外,一位蓝衣的美丽女子,青丝散乱,风尘仆仆,走在街道上,逢人便问,后方,赵流苏寸步不离地跟着,看着眼前女子,脸上尽是忧色。

“老伯,您见过一个穿着红衣的年轻人,长的很清秀,笑的时候很温和……”

“没有”

“这位小姐,您见过……”

“没有”

声声问,声声失望,花中蝶却依旧不肯放弃,不断地询问,寻找着最后的希望。

短短十余日,重创在身,不眠不休的蝴蝶,青丝染上了一丝白霜,精神,身体都已到了极限,内心的悔恨,自责,让风华绝代的刀上顶峰,完全陷入魔劫中。

情劫,魔劫,众生劫,至尊之前,劫难无数,唯有这三劫,最是难以渡过,其中,尤以情劫,魔劫更甚。

“咳咳”

突然,蝴蝶停步,掩嘴剧烈咳嗽起来,泊泊鲜血渗出指缝,落在身前地上。

街道之上,人们惊骇,赶忙远远避开,不愿沾染麻烦。

“蝶姐姐,您先休息一会吧”

赵流苏赶忙走上前,扶着已然油尽灯枯的蝴蝶,担忧道。

“我没事,他受伤了,我要快些找到他”

花中蝶费力地推开前者,旋即继续朝前走去。

金昌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商丘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河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贵阳长峰医院能报医保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